onlyaguest

爱全职,爱海贼,爱火影,魔道祖师等等乱七八糟的cp都吃,杂食性动物,没节操的墙头草233333,冷CP控
欢迎勾搭23333话说大家怎么都不喜欢评论啊嘤嘤嘤_(:зゝ∠)_

火影忍者之无题脑内小剧场——丁次篇

井野是个温柔的女人。
虽然她表现出来的样子和她那个青梅竹马的春野樱一样暴力,但是我知道,她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极其温柔的家伙。
猪鹿蝶的后辈,在忍者学校之前,就互相认识,因为早在木叶忍者村建立之前,我们三家就已经共生共荣了。我们是一出生就注定要并肩作战的人。

若说我承认鹿丸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与挚友,那么井野一开始于我们来说,只是因为家族而熟悉起来的惯例。我很呆,鹿丸很懒,我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最有活力的往往是井野。她一边嫌弃没干劲的鹿丸,一边埋汰胖的我,却从不曾借故离开。

总说女孩子是早慧的,我也是长大之后才知道,原来井野从那么早就开始,接纳不完美的我们,并用我们察觉得不是那么清楚的温柔,一点一点地浸润我们。
她的插花练习从我认识她开始就没有断过,而每每带点特殊的日子,节气,她总会记得给我和鹿丸带一束不同象征意义的花朵,

曾经跟随父亲看过奈良父子下棋。那会儿井野正在一边学习最新的插花,一边凑过来看我们几眼。鹿丸在他的父亲面前皱着眉头苦思冥想,最终无法可破而无奈地放弃,懒洋洋地想要爬回阁楼去。我想追上去安慰他几句,毕竟他是第一个愿意毫无芥蒂跟我玩耍的人,而井野已经修剪好的满天星,将其中一束递给了我,另一束放在了鹿丸方才坐下的地方。她冲我笑了笑,拉着山中前辈的手回家去了。我拿着那束新鲜的花朵有点儿发愣,奈良前辈还在打量着那个棋盘,而我的父亲坐在他身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丁次未来要好好守护这束花呀。”

那时的我还不能明白父亲话后的深意,但是我总归是闻了闻那束香味并不浓郁,而花朵也并不是那么张扬的满天星,再拎起放在鹿丸座位上的另一串花朵,去那个特等席找一找鹿丸。即使找到了,笨嘴拙舌的我也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只是把井野留下的花朵递给鹿丸,静静地陪着他一起看那漫天的,我虽然看不懂却依然觉得很美的云朵。
秋道的家训有这么一条,当不知如何开口的时候,你需要做的只是静静地、不离不弃地陪伴。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