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aguest

爱全职,爱海贼,爱火影,魔道祖师等等乱七八糟的cp都吃,杂食性动物,没节操的墙头草233333,冷CP控
欢迎勾搭23333话说大家怎么都不喜欢评论啊嘤嘤嘤_(:зゝ∠)_

火影忍者之无题脑内小剧场——凯之纯粹的武者

说来这是一件诛心的事情。

 

洛克李这样一个孩子,是如何在忍者村这样的地方生存下去的呢?

平心而论,没有血迹界限,没有即使不算大的家族,没有父母或一些特殊意义的存在,一个忍者,很难立于忍村,因为这是个残酷的世界,而没有任何依凭的孩子,很容易在一开始就夭折才还不曾开放的年纪。

 

他是一个一点都不特别的孩子。

哦不,不能说不特别,他也很特别,特别的笨。

 

这是一个无法使用幻术和忍术的家伙。我竟不知道这样的孩子如何才能做成忍者,然而这样一个孩子,心愿也是如此的干净纯粹,不是要做火影,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他想做的,仅仅是证明,他这样一个没有天赋,不能使用幻术和忍术的家伙,也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忍者。

 

我就从来并不是一个天才,至少和我的朋友,旗木卡卡西相比。

然而就像旗木卡卡西明知无用,却无法对宇智波佐助置之不理一样,我也没办法对这个叫做洛克李的家伙置之不理。班上的三个孩子都是以体术为基础,宁次家学渊源自己又天才不必说,而天天其实也来自于对忍具符咒专精的一个小家族。熟识忍具的年轻一代忍者可能一直都不会知道,他们习以为常的起爆符,蜘蛛雷,还有标准制式苦无的研制,全部来自于这个家族。虽然面临实力远高于自己的对手毫无办法,但当双方实力相当时,面对天天的对手无一例外会落败。

而只有洛克李,他似乎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那近乎盲目的信任。

原本我的人生没有负担,而真正的体术大师,只有彻底的相信自己的身体,放弃心中的杂念,才能真正的立于不败。而不知何时开始,这几个孩子,已经全部进入了我的心中,成为了我不知道算不算杂念的牵挂。

 

而洛克李尤甚。

 

走到中忍考试之前,他已然付出了常人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达到他展现于人前的实力。我自是骄傲地向火影推荐了他们三人进入中忍考试。就纵观实力而言,我有信心他无论是否能当上中忍,以他的实力都能战到最后。

然而我失算了。

那个叫做我爱罗的孩子太可怕了。那不是一个人类该有的眼神。

然而什么都晚了。明明努力到了现在,经过无数汗水浸润的他的莲华才刚要绽放,就这样消亡了吗?连我都不甘心。

其实平平凡凡当个忍者一辈子的概率并不高,也并不太低,而他这样的运势,却是是很倒霉才是。

还好第五代火影纲手姬终于被找了回来。这个立于医忍巅峰的女性,是他唯一的希望。

若是手术失败,会死,若是不能向自己的梦想继续努力,那比死了还难受。

而我竟然无法多说点什么,去让我那弟子稍微好受点。男人,只能沉默地支持他,而不能去可怜他。

 

努力的天才,终究是个无奈的说法,没有任何人,觉得能够努力,就是一个天才,关键是太多的天才,可能比你还要努力。后来我终究发现他是一个天才,不是我为了自圆其说说的努力的天才,而是真真实实的才华,他是一个醉拳的天才。

虽然这个发现让他砸了一家店,而我则被迫交出了一个月的工资作为赔偿,我却觉得一点都不可惜,果然上天还是公平的,每一个人都会拥有自己独特的才华。

  

然而当我想要引导他,将这份能力化为他的忍者实力的一部分的时候,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奈。忍者的首要要义是要完成任务,方法暂且不论,但完成任务永远是最终的判定。而一个喝醉的人,要如何去界定去记忆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原本我也试过将他的醉态维持在五分或七分,可若不是全醉,那霸道的破坏力终究是使不出来的。就如同最优秀的体术武者,便是全身心的信任自己的身体,将一切交托于本能,回归动物一般的自然,爆发出所谓人类肉体能承受的,最强力量。

而小李也果然是一个这方面的天才,他心思单纯,醉酒之后更加是白纸一张,只单纯凭借本能进行规避,躲闪与攻击。这样的他连我也难以制服,他就天生似乎就能达到武者的最高境界。然而这份难能可贵的体术天赋,我竟不能够让它变成实力的一部分。

最终,却要这个徒弟来安慰略显失落的我。虽然他并不知道我为何失落,但是他只是一次一次像我挑战与约定,下一个要达到的目标。

看着他,我突然觉得我不能老去,也不会老去,我教授了他我的体术和我都未曾彻底贯彻成功的忍道,而他展现给我一个武者极致的心情,要跟上他那样的节奏,要能多领着他走一会儿,我,不允许自己老去。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