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aguest

爱全职,爱海贼,爱火影,魔道祖师等等乱七八糟的cp都吃,杂食性动物,没节操的墙头草233333,冷CP控
欢迎勾搭23333话说大家怎么都不喜欢评论啊嘤嘤嘤_(:зゝ∠)_

全职高手——那些他们都还没有拿到冠军的日子

No.9 那些他们都没有拿到冠军的曾经(周泽楷,方锐,吴羽策)

那时候被呼啸战队看重从训练营挖过去,方锐还是挺高兴的,即使是有点莫名其妙又有点冥冥注定的从气功师到流氓到盗贼,呼啸是个不错的战队,林敬言也是个还不错的队长。

林敬言的流氓较之后来的第一流氓一往无前的唐昊,有点儿可进可退中庸的味道在里面。

一队之长嘛,别看林敬言这么文质彬彬的人,该强硬拼操作的时候,唐三打可以强硬的让人恍然想到韩文清附身的。然而每每在可拼操作或者可玩战术的时候,唐三打是真的不愧对流氓这个职业,心理战反套路战,骗技能骗大招,背身控一类的小套路也是很忠于职业风骨的。

术士的六星牢笼,阵鬼的冰阵,气功师的捉云手,都是职业加成的一流控,然而也是最合适的团队控,所以这三个职业,往往都是一流的团队辅助。流氓锁喉却不是这样,因为流氓本身就是个高爆发职业,控的意味反倒是像街头混混打架,锁住喉咙就趁你病要你命3000。

问:一个流氓为核心的团队,他的队友该如何配合他?

答:帮他把对手怼进巷子的小角落,然后往死里打。

方锐并不是一出道就是打猥琐流的,只是本身风格太灵活,又是作为搭档配合林敬言,于是乎自然而然的,比较少正面硬刚,更多的是用脑子帮着忙把敌人撕出团队堵进阴暗的小角落。

所谓犯罪组合,可不仅仅指的是流氓和盗贼是两个职业,而是他们的打法,挡视角绕地形把人堵小巷子之后,盗贼把人坑进了陷阱流氓再一酒瓶子上去。

对手内心的OS一定是,你们这TM是在犯罪啊!

 

不管方锐还是吴羽策,在他们作为被战队青眼为他们量身打造角色的佼佼者的时候,他们终究还是站在核心身边辅助的那个,即使后来,他们纷纷从辅助那个,变成了真正的双核。

然而周泽楷不一样。

他一出道,队长就感受到了压力。

一年之后,队长为他让出账号卡,让出位置。

整个战队因为他的出现,改变整个格局和风格。

 

乖巧,话不多,好像不注意就会被人忽略。

然而他却是在战场上,最不能被忽略的那个。

 

第五赛季三个人挨着一起看百花对微草的决赛,那个时候张益伟就坐在侧边,而周泽楷就这样,好像一点都不尴尬的,安之若素的坐在那里,目不斜视。

也是听过轮回这段时间的风言风语和龃龉,起先以为这家伙是过于迟钝了,所以感受不到将要被自己代替的前辈的怨念与不满,感受不到如此尴尬的境地,所以就这样呆呆的坐在那里。

 

当时方锐正在磨炼自己的鬼疑神迷,配合流氓的犯罪组合已经初露雏形。

猥琐流大师的气场也开始慢慢聚积起来。

就在跟周泽楷打竞技场的时候被坑了。

啪啪打脸啊。

 

这个人不是看不清,只是他只做不说。

江波涛加入轮回之后,世人才知道周泽楷解读战局的能力亦可媲美四大战术大师。

不擅于谋略,只是对于时局的理解清晰透彻,然后第一时间去做最需要自己去做的事情。

所以方锐最不喜欢跟他打竞技场了。

心理战的本质就是诱导,欺骗,创造假的机会。

清楚的理解整个场面上的时局,只做最重要最紧急的事情,还不多话,这对于打心理战的人来说简直让人欲哭无泪。

 

你都已经一咬牙一跺脚为了吸引人注意力开始跳草裙舞了,对方连个眼神都欠奉,步子的节奏都没乱。

还让不让人过了。

 

 

方锐也不喜欢跟吴羽策打。

这种人一力降十会,又从来不会轻视对手,所有的心理战直愣愣的照单全收,只打算一刀把你砍飞。

 

然而不喜欢还是要打。

毕竟一年遇到至少两次最多四次,还全是呼啸的直接竞争对手。

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猥琐流大师吗?整个联盟有一个算一个,算上叶修那个老不修,都能不时被他坑一把。

最难坑的两个人在最青涩的年月被遇到,互相倾轧,如若这两人都能坑到,还有谁,能不入坑?

所以有的时候方锐大大真诚的眼睛觉得同期遇到这两个人简直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吴羽策其实挺讨厌这两个家伙的。

某种意义上,方锐和周泽楷都是天才,还如此努力。

而吴羽策有的,只是他的坚持。

从坚持打荣耀,到坚持用斩鬼,到风格上同样一往无前的坚持。

然而吴羽策又没办法坚定彻底的讨厌这两个家伙。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坚持使用猥琐流的方锐,和坚持做到极致的周泽楷,都是坚持的人。

 

 

第五赛季的那个夏休期,三个人在帝都看完最后一场百花对微草,方锐挑头说去东来顺,吴羽策面无表情的同意了,于是周泽楷就乖乖的跟在了最后,然后方锐一左一右搭着两人的肩膀点了三听雪碧,大大咧咧举杯:“明年还是斩鬼哈,吴女士?”

吴羽策有点嫌弃的拍开方锐的爪子也给自己倒上雪碧:“猥琐方,还是好好玩你的盗贼吧。”

周泽楷就坐在边上一边涮牛肉一边冲他两含蓄的乐。

“周无口,你别在一边装壁画,你给我记着,我,嗝,我下回肯定阴到你。”

周泽楷顿了一下,点点头:“恩。”

 

那个时候吴羽策正在最艰难的坚持着自己最喜欢的斩鬼。

那个时候方锐正在经新人墙,套路虽多,架不住八十场团战加个人赛下来,还是被那些眼光毒辣的家伙抓了尾巴。

那个时候周泽楷身边还没有江波涛,根本不太能够用语言去稳定军心,轮回正在队内军心不稳的阵痛时期。

 

离新的荣耀第一人之名确立不过三年,离方锐猥琐流创纪录的一挑三还有五年,离鬼剑作为第一对重复入选国家队职业双鬼拍岸世界邀请赛控场还有七年。

离他们这三个,竟不知道算是好友,损友,还是对手的同期,共同捧起那个代表国家荣耀的奖杯,还有七年。


评论(5)

热度(27)

  1. Yu沐onlyagues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