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aguest

爱全职,爱海贼,爱火影,魔道祖师等等乱七八糟的cp都吃,杂食性动物,没节操的墙头草233333,冷CP控
欢迎勾搭23333话说大家怎么都不喜欢评论啊嘤嘤嘤_(:зゝ∠)_

海贼王之无题系列——基拉视角6【END】


一时兴起罢了。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这句话来解释的。比如,那个不知所谓的最终结盟协议,又比如,他们两个是如何勾兑到一起去的。
啊,你看这句话的风格也知道绝对不是我能说出来的,毕竟勾兑这一类的词语,书里还真不怎么常用,就算是以恶毒著称的OP八卦报,也没有什么机会来用。哦对了,其实之后关于霍金斯和德霍克的报道,我真的能从那正儿八经的一个脏字不带的的海军本部报纸上看到虽然没有写明但是绝对力透纸背的勾兑二字。
咳,扯远了,那两个的故事我们可以之后再讲,现在先把话题拖回来。
同盟结成后,我们和心脏海贼团在闹腾的新世界同行过一个月。好吧我必须承认,船长之间的交流不是我们船员可以理解的。互相挑衅互相踩爆点,怎么看都不是同盟该做的事情。但是船长就是船长,总之不管过程如何,以及两位船长如何如何,结果是心脏海贼团基本和我们达成了比较稳定的同盟协议。船医那天推了推他的太阳镜,面无表情的目送心脏海贼团的潜水艇下潜,不大不小的来了一句:“老大一定是之前造孽太多,居然跟这么一号勾兑到一起去了。”
勾兑?当时我真的一下子没明白过来,不过很快,让我明白的机会就来了。几个月之后报纸上传出了草帽海贼团和心脏海贼团结盟的消息,他笑着将扫了一眼的报纸扔在身后:“野猫动作挺快啊,咱们也开始吧。”顿了顿,他笑得更加张狂了:“小野猫,既然敢把老子拉进去,就得付出代价。老子看上你了,你跑不掉了。”
我承认当时我真的震惊了。虽然的确看出来那样的交流怎么样也不像是同盟之间的互动,但是勾兑上了,好吧,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至于他那个嚣张的发言,平心而论,事后证明特拉法加尔的确没跑掉,但是他似乎也没能怎占到便宜。好吧,其实后来想想觉得也挺好,毕竟心脏海贼团的副团长很扛打,而且海鲜面做的很不错。

后来的故事,大约是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一段了。然而作为当事人来说,每每有后辈问起,却都觉得,那段时间才是最无力的,最无法述说的。其实特拉法加尔的计划挺好懂的,既然是要开创一个新的世界,那么打乱原有的秩序靠单个的超新星是不现实的,而互相结盟就成了最好的方式。然而将所有的新势力拧在一起当然是不可取的,危险,惹眼,容易被围攻还不好协调。那么在两家深层次的结盟背后,分别与其他超新星再次进行结盟,可以说对于整个新势力来说是最稳固安全的做法。他大约是想,靠着这一股新兴的势力,彻底的将旧的东西毁掉。
啊,想想看那时候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啊。特拉法加尔这个男人够狠,狠到把自己都算进去,所以他几乎快赢了。是的,几乎。他大约是最早看出,其实新世界大约就是一盘早已布好了的局,不过就等着各大势力各就各位,然后进行着必然的发展与结果。所以他想挣扎一把,彻底毁掉原有的格局。可惜。可惜他最终漏算了破灭之后的新的开始,不过又是下一个轮回。其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很残忍。那么遥远的早已经消逝在大海里的人,将所有陷阱都布置好,等着所有人配合着演一场大戏,开始一个新的轮回。
是的,好像有什么改变了,又好像又什么并没有变化。在草帽小子成为海贼王之后,基德和罗同时接受了四皇的位置。还是一个这样的平衡,但是在那些位置上的,却已然是新的面孔了。这算是变了吗,我不知道。
那是最后一场战役的结束,消灭完最后一个敌人,我重重的躺在了甲板上喘息。那个时候,两个船长站在船头,夕阳透过四处的血反射又映在他们背后,有一种美到极致又带了几分绝望的味道。特拉法加尔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将帽子向下压了压:“突然觉得···很可笑啊。”他喘了口气,难得的表情显得平淡:“啊,这个感觉,是不怎么好。”顿了顿他再次扯起了照片的狂妄笑容:“要不,死野猫,咱们私奔吧。”

很多人都说,尤斯塔斯·基德是个疯子。
很多人都说,特拉法加尔·罗是个阴谋家。
  他们指责着,他的疯狂,他的暴虐,他的肆意妄为。
  他们指责着,他的毒辣,他的阴险,他的算无遗策。
什么暴君,那不过就是个,张扬到任性的孩子,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坚守着自己的规则。
什么阴谋,那不过就是个,通透到凉薄的孩子,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想要打破些什么束缚。
最开始出海的日子,才是最自由的。没有任何束缚,只是向着一个遥远的梦想在无尽的燃烧着自己。
后来,后来呢。
我觉得,就说到这里吧。
-------------------------------------------END-----------------------------------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