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aguest

爱全职,爱海贼,爱火影,魔道祖师等等乱七八糟的cp都吃,杂食性动物,没节操的墙头草233333,冷CP控
欢迎勾搭23333话说大家怎么都不喜欢评论啊嘤嘤嘤_(:зゝ∠)_

火影忍者之无题脑内小剧场——兜之所谓老师

所谓老师

今天真不小心呢,眼睛被实验室的爆炸振碎了。
又要,换眼镜了吗。
眼镜和名字,都是我的老师给我的,她赋予了我存在的本质。我,拥有了名字,不再只是被称为“喂”;我,拥有了眼镜,从此可以睁开眼睛看看清楚,这个世界。
然而,我最终还是没有懂得我的老师,想要给我的东西。
名字是代号,眼镜是道具。
这句话如咒语一般一直缠绕着我。我到底是谁,为什么而存在着?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我死去后又有谁记得我?真正让我感觉到自己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仅仅只有握紧手术刀的时候而已。
而他,给了我一把手术刀。
他说,我需要一把手术刀,你可以为我握住它吗?
其实他不算是我的老师,我也不想承认他是我的老师。
老师。
想到这个词语的时候,总会不受控制的想到很多。
其实老师,在我看来,是一个很沉重的词语。
要成为一个公认的好老师,并不是以实力来作为证明的,最好的证明就是教出了实力强大到胜过自己的徒弟。
那么一个优秀的老师,其结果是必然被自己的学生超越。他们所等待的,所期待的,大概也是自己的学生一步一步在他们的引导下走到他们前面,然后伸手拍拍他们的头,给他们最后指出一个方向,让他们走去那些,于你已经是未知的,独属于他们自己的路。
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竭尽全力去教授别人,来超越自己。
我想,我的确无法理解。
三代火影是个好老师。
他当然是个好老师,他的弟子创造了一个时代的巅峰。
三代的三个优秀的弟子,都在不同的领域上,超过了三代本身,然而,他们却也最终都没有走上,他给他们指出的,他原本所期待的道路。
战后,纲手和自来也放下了护额,好酒好赌好色,不过是在自我放逐。他们就在自我放逐和广阔天地的包容中,整理着对战斗真相的理解,对杀戮意义的反思,他们的心,在当时,接触到了战争的真相的纳差,还无法完全冷静的去真的将为了某些残酷但必要目的的杀戮看作是一种责任去担当。而他,三代所最为看重的一个弟子,拥有那样刚硬的心的他,却因为对忍术的理解和追求无法得到道义和村庄的认可而背离了村子。
三忍离开的时候,我还在木叶。那个时候,因为忍者大战的摧残,木叶的一切百废待兴,三代再次挑起了整个村子。他的睿智和慈祥,硬生生将那个破败不堪的战后废墟,重新温润成了一个家园一样的地方。然而,他在笑着看着那些孩子们的时候,是不是会突然想到那三个他心底最深的牵挂,微微苦涩着;但同时作为老师,必须安然的接受这样的结果呢。教会了他们所有的东西,然后放他们走自己所要走的路,这是老师应有的坚持。、这就是老师,这才是老师。
所以说,老师,到底是一种怎样的,近乎祭祀的存在呢。
不知道三代有没有后悔过,教出了这样三个优秀到他自己也无法看到底线的徒弟。
后来,中忍考试了,后来,他带走了他老师的生命。
后来的后来,另外两位三忍回来了,带着放逐过后,却无法放下的背负和责任,再次撑起了这个快要倾颓的村庄。他们终究走上了三代最初对他们期望的道路,大抵是在这样的逼迫下终于了悟了那种杀戮背后的无奈却坚定的心,这也大概是三代用生命给他的学生上的最后一课吧,厚重而伟大。
然而于他而言,我却是不知道三代倒下的那一刻他有着怎样的心情。
三代带走了他的双手,封印了他的忍术。但是三代,最终没有带走他。是不能,还是不忍,早就已经无法探究了。
站在木叶的立场,敌对的你死我活,但最终,他没有亲手将苦无送入三代的心脏;但最终,三代带走的,也只是他的双手,而不是他全部的灵魂。作为木叶的领袖,三代的义务是驱逐侵略者,作为音隐,他的目的是骚扰木叶,然而他们,不论是三代的封印术还是他对木叶的攻击,是不是真的拼尽了全力你死我活了,旁人,不敢猜,不能猜,只是看着,也只能看着而已。
他的通灵兽是万蛇,但是他却独独偏爱那条白蛇。
我偶尔能碰到,他静静的坐着,看着那条白蛇,眼里看不出任何感情。

听说在很早以前,三代送给过他一条刚褪了皮的白蛇。

老师,果然是种不能理解的存在。
我推了推新换的眼镜,收回已经快要不受控制的思维,专心收拾着实验室的残局。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