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aguest

爱全职,爱海贼,爱火影,魔道祖师等等乱七八糟的cp都吃,杂食性动物,没节操的墙头草233333,冷CP控
欢迎勾搭23333话说大家怎么都不喜欢评论啊嘤嘤嘤_(:зゝ∠)_

火影忍者之无题脑内小剧场——佐井之所谓忍者,所谓伙伴1

写在前面的话:这篇断断续续写了三天,修改了五六次,很难表达心中全部所想的十之一二。有点散碎,先趁着今天将前面一段对忍者和同伴的定义放出来,明天再放对于忍界家族的思考。

 

所谓忍者,所谓同伴

作为木叶的根,我们生活在没有阳光的地下,没有名字,没有感情,没有面目;永远带着如出一辙的面具,穿着黑色的忍者夜行衣,没有过去,不知未来,穿梭并融入在那没有光的世界,为木叶铲除一个又一个不能被摆在阳光底下的隐患。

然而这一个任务,竟然要求我将脸没有遮盖地暴露在阳光之下。

虽说我并没有害怕这种感情,却终究有一种东西,叫做不习惯。

书上说,笑容是最好的面具。在被要求取下面具之后,我便戴上了这样一种面具,从黑暗的地下,走到了阳光的底下。 

 

同伴,这是一个,我知道其字典意义的词语,也是我会有这样一个任务的本源所在。

书上说,同伴是能够互相依靠,并肩同行的一种人。

 

同伴一词出现在忍者的世界,源于第二代火影。

二代火影创办忍者学校,开启小组战斗模式。从忍者学校开始,三个人一组的进行训练与任务。忍者都是独居的动物,因为一旦过从过密,自己的秘密就会被发现。而一个小组的人,则日常住行都在一起,互相之间的秘密早已被知悉,以此开始建立起,所谓同伴,所谓信任。然而,这一切,都不适用于根,所以我只是知道,却并不懂得。

 

我见过许多木叶建立前忍者的生存状态,记载着这些资料的书籍都能在根的禁书部找到。比起在阳光下的木叶繁茂的枝叶,木叶的根毕竟还是像忍者世界最本初的模样。只有生与死,成功与失败,黑色与白色,二元的世界。在这里,忍者的最大秘密就是自己的忍术,与自己的任务。被知悉忍术或是任务,于一个忍者而言则意味着死亡。然而,同伴这一词,则是对这条忍者守则的颠覆。

 

血缘亦并不可靠,竹取一族的惨剧并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然而自己的主人亦并不可靠,火之国十二护卫忍的背后,君谋臣,臣弑君,也并不都是那些英雄的故事。那么什么可以去相信而依靠呢?我并不知道,书上并没有说。

孤独而来,孤独而去,孑然天地间,只余下一人。

有一本书上曾如此记载,忍者一生最大的幸事便是,拥有一个足够坚定而自信的主人,然后盲从之。一生得一明主,值矣。

然而,忍者却像是一把没有刀鞘的利刃,执掌刀柄的手,在锋锐地划破敌人喉咙的同时,又怕这把刀划破了自己。所以,所有的大名,希望自己手下的忍者,战力非凡的同时,又要能盲目地服从自己。忍者不读书,这个禁令,直到木叶村的成立,才真正由一代火影解开。

 

一代火影之所以伟大,成为忍者之神,其原因并不在于他的忍术多么高超,当然这点似乎也挺公认,至少书上是这样写的。然而一代火影成为忍者之神的原因,是将忍者依附于君主或大夫主儿没有丝毫自我的境地里解救了出来。从此忍者成为了可以雇佣的人,而非专属于某大名的,可以被赠送、买卖甚至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和工具。至少,所有的女忍都该感谢初代火影,若是没有他,或许至今为止,女忍者依然是玩物的代名词。

我不知晓五代火影是否知晓这件事,而初代火影的初衷是否有那么半分与自己的孙女相关,然而这就是最真实的曾经,最真实的忍者世界。

为什么根出来的几乎没有女忍,我想你大概不会有兴趣知道的。

不论其原本理由如何,我终究看完这段历史也是感谢初代火影的,毕竟倘若没有他,或许我并没有办法读懂这些晦涩的文字,在自己的脑中整理,并形成一个观点。

 

然而即便不读书,忍者这把锋锐的刀还是不那么让人放心,毕竟,人心才是最无法掌握的东西。书云,人心思动。然而所谓历史,便都是在重复这样一些矛盾的重复,握刀的手,最终为了防患于未然,做出的决定,便是准备好能直接毁掉这把刀的机关。

 

这是一个平实的理论,只有能控制住的刀才是有价值的,竹取一族的灭亡也并不只是单纯的表面看到的那样,多个大名都十分倾心竹取一人取一城的战斗狂实力,然而没有任何一个大名,能够控制住这样疯狂的实力。所以,那场围剿和灭亡来得如此迅捷,没有任何人施以援手。无关无悲喜,只是因为不被需要,再强大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必然消亡。这就是原初忍者之道,原初的忍者世界。也是,根所在的世界规则。我想,这也是为何,根的舌头上,会被封上那样的符咒。即使是从小驯养的根,亦不是那么让人放心的。

而我,是其中一个绝佳的例证。因为有幸并不彻底的处于那个原始的忍界,我可以去看,去听,去思考,然后被改变。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