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aguest

爱全职,爱海贼,爱火影,魔道祖师等等乱七八糟的cp都吃,杂食性动物,没节操的墙头草233333,冷CP控
欢迎勾搭23333话说大家怎么都不喜欢评论啊嘤嘤嘤_(:зゝ∠)_

【蓝雨中心】月圆未满,酒至半酣

159.

演艺圈兴盛伊始,一叶之秋、扫地焚香和大漠孤烟有过一场约战。

当年的演艺圈还是这三个王者的天下,后来的黄金一代还没出道,都在自家的训练营或者自家的电视机,见证过这么一场约战。

 

那是一场那一辈人的精彩,一部片,一场片宣,三大男主,没有主次之分。

大漠孤烟的硬和一往无前,一叶之秋的巧和无所不容,扫地焚香的邪与诡谲多变。

最终影帝虽然颁给了一叶之秋,是个公平和公开的抉择,然而不可否认,这三人便是当时演艺圈里登顶的三为大家。

然后扫地焚香就息影了。

那年魏琛差之毫厘,没赶上那场登顶的战役电影的入场券,便只带了方世镜去首映礼。


160.

后来黄少天和喻文州被忽悠进蓝雨签了卖身契,方世镜眯着眼睛笑了笑,说老魏,这个孩子倒是都有几分老郭的意思,那小后生,却是像叶修多两分。魏琛抽着烟没接这茬,后来就带这两人出去见见真正的世界。

 

方世镜眼睛毒,总管娱乐圈这么多年,能跟他比眼力的,一个叫叶修,一个叫方明华。

事实上黄少天的本质,确实跟这位当年扫地焚香有那么几分相似。

 

黄少天和喻文州背着包跟着魏琛去看这世界,这段我们也都说过了,可是几乎没几个人知道的是,带他们看完人生百态,回G市之前,拎着两人到了丽江,也不知怎么瞎转悠的,就推开了个酒吧的门,大脚丫子踹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去踢馆。

 

等老板听说哼哼唧唧跑来,脸都没看清,把刚歇口气的黄少天从话筒边挤开两步,冲着抱着电吉他的喻文州开了尊口:“后生,刚刚那段,你再给我弹一遍!调高二分之一个音。”喻文州眯着眼睛刚想说话,回过头看了一眼台下的魏琛,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笑了起来,乖顺的扫了两下和弦将那那段用来踢场子的说唱小调又弹了开头,那脸都没看清楚的人一声开了嗓子,声音由弱至强,好好的一段说唱小调竟然给唱得是波澜起伏千转百回。

亦正亦邪,诡谲多变。刚刚唱过这段的黄少天和在一边伴奏的喻文州离得最近,冲击也最大。这唱功,这心境。

老板找回了场子,给四下的听众拱拱手,又把舞台让回给了几个原本驻场的乐手,冲下去一手勾住魏琛的脖子把人往酒吧后堂拽:“哟呵老魏你可以啊,这么久不见感情来下我场子来了?"


161.

那天魏琛跟那个老板喝了两杯,喻文州黄少天就在一边作陪,也终是对上了这人便是大红大紫之后突然息影的扫地焚香,郭明宇。

郭明宇撸了一串羊肉说:“老魏啊,就是比不过哥哥的感觉怎么样啊?”

魏琛一把打开那油乎乎的手,恶狗扑食一般抢了他碗里另外两串肉:“老郭啊,老子可比你命好,再说了,有本事划下道来,谁比不过你这臭不要脸的了?”

 

黄少天一个咳嗽呛了一口汤,喻文州端起饭碗将脸埋进去。

臭不要脸。你们怎么好意思。

 

魏琛瞟了两个徒弟一眼,问:“虽然当时那个角色没争过你是有点不甘心,不过为什么,息影的这么突然?老子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捞到。”

 

郭明宇眯着眼睛下了一口啤酒:“让人最牙痒痒的不就是赢了你之后再不给你机会比么,你老魏心思跟光着屁股拍着翅膀的欧洲小孩一样啊怎么的,你不懂啊?”扫了一眼魏琛身后的黄少天,郭明宇蓦然笑得柔和了一点,叹了口气:“你他妈还要我自己捅自己一刀怎么的,你不是知道了吗,还是羡慕一叶之秋那小子,各种感情的驾驭都到位,老韩那家伙吧,一条道走到黑,也自有风骨就是了。但是我呀,我就快唱不出、演不出其他的感情啦。”

 

魏琛站了起来,问:“现在呢?”

郭明宇看着自己原来拨弦的手指,上面曾经有的厚厚的茧子已经慢慢消退了,只留下一些不慎清楚的深色,代表着当年这里有多厚的一层茧。

然后他笑了:“等待,这种事情急不来,时间是我们最不愿意放过的东西,但是到现在我反倒是看到了,有些东西若不是时间,也酿不出来吧。现在倒是喜怒哀乐惧都有,只是放下的太久,没必要死赖着回去不是?”

魏琛哼哼了两声不置可否,举起啤酒瓶子又敬了他一杯:“这时候突然有点恨一叶之秋那混蛋了是不是?”

郭明宇点点头:“可不是吗,那家伙,那家伙啊,那家伙不缺时间啊。”一口闷下了酒液。


162.

几个人都好几分醉意的出了酒吧,凌晨的冷风一吹清醒不少,魏琛红着一双熬夜过后的眼睛,头也没回的看前方,跟在他身后的喻文州和黄少天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话却一字一句,无比清楚:“等待,时间。现在你们不明白便罢,我便带你们来看一看,十年后,哦不,兴许是五年后,能记得今天便是够了。”说罢也不等人发问,自顾自点起一根烟。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