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aguest

爱全职,爱海贼,爱火影,魔道祖师等等乱七八糟的cp都吃,杂食性动物,没节操的墙头草233333,冷CP控
欢迎勾搭23333话说大家怎么都不喜欢评论啊嘤嘤嘤_(:зゝ∠)_

全职高手——那些他们都还没有拿到冠军的日子

No10. 那些他们都没有拿到冠军的曾经(李轩,吴羽策)


第四季属于荣耀联盟的影响力飙升时期,又加之魏琛憾退和吴雪峰急流勇退,那事儿职业圈这帮人也清楚,电竞选手的黄金时期就如此之短。所以其实不管选手意见如何,各家俱乐部都早早开始帮自己当家大神找继承人。

这也是一段鸡飞狗跳,多方都未必能得偿所愿然而又说不得完全没有如愿的故事。心机方锐锐和他的斯文败类队长的故事就是这样,而虚空双鬼的故事,其实也是这样。

 

说起来李轩对吴羽策一开始就带着好感度加成BUFF的。

那时候虚空的经理非常兴奋的从网上戳了刚刚复盘完的李轩,不由分说丢来个竞技场地址,说你一定要来看看这个鬼剑,咱虚空的未来啊!

李轩才担着队长大半年,也是个实诚耿直的金牛BOY,正经历着从游戏打得好的网瘾少年到一个有担当的队长的蜕变,这会儿子战队的事情还没理顺呢,哪有这个空去管训练营?根本没听说过这训练营只练人妖号和鬼剑如同狂剑一般耿直同样出名的,大写的策爷。于是我们耿直的轩哥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无知地点进了那个竞技场。

然后就被竞技场对面那个超级符合自己审美的,大胸长腿的斩鬼妹纸给摁在地上摩擦摩擦了起来。

当然,擦掉鼻血端正态度后,我们的轩哥也不白给,中场靠地形稳稳拿回主动权,甚至感觉自己可以带点绅士风度的点到为止,把对方控在暗阵中并不赶尽杀绝。正想表扬两句说这新人不错啊,刚喘口气对面那叫鬼刻的斩鬼停都不带停的,耿直的跟个狂剑一样一个半月斩接上斜的满月斩劈在地上,把握住了最后一个空隙,强行移了出来,对着逢山鬼泣再次举起了那把跟她衣服一样鲜红的弯刀。

别急别急,再怎么样也是堂堂正正毫不掺水的第一阵鬼,逢山鬼泣条件反射补上了最后一个刀阵,错落有致的鬼连环一下子清晰起来,鬼神盛宴的鬼神之力直接送走了残血的鬼刻。

抹了把汗,李轩倒是庆幸好歹自己态度一向还是比较端正,只要是上手操作,大局这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就算可能没用也不能不备,不然今天肯定就翻船了,还给个妹子摁在地上打到死,觉得真的是要没脸见人了。

然而另一方面,真的也是有点见猎心喜的,抛开内心确实有点本职业的压力山大,在这大半年联盟的洗礼里慢慢要成长为一个队长的轩哥觉得,有这样一个靠谱的,坚定的队友站在自己身边,真好。

一个优秀的职业选手,希望自己能把自己的角色玩到真正的第一;而一个优秀的队长,希望自己的队伍能成为折下桂冠的那支队伍,而自己愿为之付出一切。

王杰希此人确实是为战队为未来牺牲良多,药粉也没少说单亲爸爸王大眼压抑自己放飞全队的伟大。诚然我王这种除叶修以外联盟最牛逼的男人之一固然是值得钦佩,然而,细细数来,在自己职业都玩到顶峰的这些队长,哪一个不是不单单作为一个职业选手,更是作为一个队长,默默背起整个队伍的期望和重量?

 

轩哥儿那会儿一抹脸,队长的担当上身加持满满都是对新人的热情,直接开了麦:“诶这鬼剑很不错啊!妹子现在在训练营?浩哥赶紧签啊这么好的新人,这炫酷的操作和这火辣的身材,联盟女神的专利不能都便宜了嘉世啊!”

当时李轩心说,这炫酷的操作,这火辣的身材,只要妹子本人清秀大方都不难火火火火火。

 

经理浩哥站在吴羽策边上擦着汗,发现什么结果其实都挺对然真TM迷之尴尬。毕竟这位人妖号在训练营也是个出了名的主,自己这是习惯了,然而自家队长不知道啊!这TM就尴尬了。喘了几下正不知道从何开口,那边吴羽策已经淡定的打开了麦:“纯爷们,再来一把。”

 

当天的后续发展反正见证人浩哥没有多说。

 

反正之后李轩捧着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安慰自己,就算开了麦这是个话少高冷的汉子,也架不住鬼刻这正中红心的审美。

至于后来轩哥儿也有了一批人妖小号而且脸都是吴羽策帮忙捏的这种事情我们就不说了。

从操作到审美都如此契合的人,就算性别错了也不能阻止轩哥汹涌上涨几乎能听到的+1+1+1+10086的好感度表。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策爷在奇怪的点上一开始就把轩哥儿的好感度刷爆了,也就没有后来的虚空双鬼也就没有更后来的在世界舞台上场控的双鬼拍阵了。

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闷骚的摩羯座对合作这种事情有什么特别的加成,顶多是不抵触不排斥;而被刷爆好感度的金牛就不一样了,既然已经是自己人了,还这么合得来,那就是完全细致,彻底周到。

以至于后来虚空内部经常嘲笑自家队长对副队长简直像是在对媳妇。李轩听到这话就笑:”你就仗着队长好说话是吧,有本事跟你副队说啊”。吴羽策一般这时候瞪瞪眼新人们就乖乖闭嘴了,毕竟谁也不想被副队长抓着做马拉松式的加训,简直身心俱疲。

当然对媳妇啥的那都是玩笑,有些话李轩并没有说出来。第四赛季的末尾,面对同样优秀也同样努力的其他职业选手,一个人如此艰辛地支撑着整个虚空,这时候,有人默默走到你的身边,不多话,不气馁,陪你一起撑起这重责,撑起这份负担和荣耀。你有什么理由,对这人不好?

 

后来外界对阵鬼斩鬼谁是第一鬼剑这种话,吴羽策早就看得出来李轩敏感过,又因为作为队长的心境慢慢放下。

闷骚的摩羯座从来不擅表达,而且吴羽策觉得他也并不想告诉自己的队长和挚友,自己坚持阵斩双修,除了性格使然,也不过是因为很早很早以前有一场竞技场,对面那个看起来温温吞吞一点都不张扬的阵鬼,竟然可以在不知不觉中,编织一张自己的弯刀无法砍断的网,把自己彻底的绕了进去。

如果我选择了阵鬼,那么我就只能作为你的继任者和替补,默默站在你身后。

然而看过了那样的阵鬼,我觉得我更想站在你的身边,而不是身后。

 

那时候那个温温吞吞的少年只是又开了一局,更为小心的操作着逢山鬼泣看着对面那个人妖斩鬼,觉得要是有这样一个队友也不错。

那时候,那个不苟言笑看起来冷厉的少年只是点下了同意,红裙子的鬼刻再次举起了手中的红莲天舞,坚定了原来鬼剑是个这么厉害这么有意思的职业。

那时候他们都不会知道,双鬼的第一个冠军,就是世界冠军。


评论(4)

热度(42)

  1. Yu沐onlyaguest 转载了此文字